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仙路插班生:第二百零六章 她是阁主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仙路插班生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忠心耿耿就是质疑阁主的决定?阁主年纪幼,连你都打着担忧的名义质疑她,阁内不服气的人只会更多,只看之前阁主人在佘国的时候特意把晋葆召了过去,就可见一斑了。白桦说着,给自己的老搭档重新倒了一杯茶,轻轻推了过去,沐棉,阁主再幼也是阁主,她既然是老阁主为天一阁选择的未来,我们就相信老阁主的眼光吧。

    沐棉神色凝重地呷了一口茶,最后还是犹豫地点了点头。

    白桦见沐棉听了进去,继续说道:再说这次的事情,阁主年纪虽轻,却心思细腻,代阁主一事特意找我们相商,怕是也做好了若我们不同意再如何说服我们的准备。另外,也是希望我们可以为代阁主撑腰,甚至是希望她交给代阁主在她闭关时期做的事情能够得到你我的支持。这是阁主对我们信任,我们要好好把握。

    知道了。啰嗦死了,白老头。沐棉一口气饮尽杯中茶,把茶杯拍在了桌子上后,冲白桦翻了个白眼,就飞掠而出,回拍卖场找他们家阁主去了。

    珞华回了拍卖场后,就在中庭的花圃旁等着沐棉回来,她得确认一下沐棉和白桦谈完之后对代阁主一事的态度有没有转变,若还是不同意的话,她走之前还是得给人洗洗脑才行。

    沐棉一到中庭,就看到他们家阁主正趴在花圃旁的石凳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调戏着花圃里探出头的几朵虞美人,似是百无聊赖,又似是思考着什么。

    白老头说的对,这么幼的生物,已经是他们的阁主了,她一直说着要效忠于阁主,但实际上心里还是将阁主当做一只还没有长大的雏鸟,想一直护在自己的羽翼下,平日总是唠唠叨叨,今天甚至质疑阁主的决定,是她僭越了。

    沐棉想到此处,走到珞华身边,恭恭敬敬地鞠了一礼:属下见过阁主。

    这么大阵仗把珞华吓了一跳,连忙从石凳上爬起来就去扶沐棉,沐棉前辈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今日沐棉质疑了阁主的决定,心中有愧,望阁主责罚。

    以二人的实力等级差距,沐棉铁了心想行礼,珞华是万万扶不起来的。

    珞华趴在那儿想了一万种对策,都是用来应付沐棉不同意或者不太愿意的情况的,哪想到沐棉和白桦前辈谈完会是这样的反应,吓死人了好么?在这种实力至上的世界,被这样的大咖鞠个躬是会折寿的好么?

    珞华抚了抚自己脆弱的心脏,又伸手扶了一回,叹气道:沐棉前辈快起来吧。

    见沐棉还是无动于衷,珞华只能试探着又加了一句:这是阁主的命令。

    是。沐棉答完站直身体,恭谨地立在珞华对面。

    珞华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她是真的对林飞鸿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是怎样的人格魅力才会有这样一帮忠心耿耿的属下,甚至在仙逝多年以后,还能对通过他留下来的方法所选出来的继承人依然忠心不移,哪怕这个继承人现在左看右看都是个弱鸡。

    沐棉前辈不要这样严肃,搞得我怕怕的,沐棉前辈还像之前一样待我才好嘛。珞华笑嘻嘻地去扯沐棉的袖子,示意沐棉和自己一同坐回到石凳上——三十六计,撒娇为上。

    之前是属下僭越了。沐棉人虽然坐下了,但回话还是硬邦邦的。

    诶,珞华暗搓搓地叹了口气,同样是树,还是天天主持拍卖会看上去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树,怎么感觉还没有白桦前辈会拐弯呢?

    沐棉前辈是我的前辈,一心一意地为我好、为天一阁好,哪有什么僭越一说?我还指望着多跟几位前辈学东西呢!是不是我今天代阁主的提议太突然,让前辈们误会了?我绝对没有不信任天一阁各位前辈的意思。

    沐棉见珞华想岔了,连忙说道:阁主无需挂怀,是沐棉一时想岔了,阁主闭关期间找人代理自然有阁主的安排和用意,我会支持代阁主的工作的。

    那就先谢谢沐棉前辈和白前辈啦,今晚叫白前辈一起过来吃饭怎么样?我下厨。

    阁主,这些事,我来安排就好。

    那怎么能一样呢?我当沐棉前辈和白前辈是自家长辈一般,偶尔下下厨孝敬你们一下嘛,沐棉前辈该不会是怕我做的饭难以下咽吧?

    珞华一边说着,一边抓着沐棉的袖子摇啊摇,对于喜爱幼事物的沐棉来说,来自他们家阁主的撒娇自然是无法招架,而且自家长辈这四个字可以说是正中沐棉的红心,对于阁主待她亲近这件事,沐棉可是无比受用的。

    于是,珞华和沐棉、白桦三人气氛温馨地好好吃了顿丰盛的晚饭。

    白桦见珞华亲自下厨,席间还一口一个前辈地敬酒布菜,而他的老搭档从一开始有些紧绷的状态,到后面完全放松了下来,使得白桦对珞华的评价更上了个台阶。

    而直到白桦起身回学院,沐棉又开始如往常一样唠叨着让珞华赶紧去休息的时候,珞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仙路插班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说,聊人生,寻知己~

    珞华在交代了代阁主身份以阁主令为记以后,便愉快地回了拍卖场。

    沐棉没有跟着回去,珞华也就没叫她,想来沐棉前辈和白桦前辈因为她这突然的决定,有很多话要说。

    白老头,你怎么答应得这么痛快?阁主要是被骗了怎么办?代阁主要是对天一阁不利怎么办?珞华前脚刚走,沐棉就忍不住在屋内转起了圈圈,一边转一边跟白桦念叨着。

    这是阁主的决定。面对沐棉的念叨,白桦简明扼要地回复。

    我知道是阁主的决定,但是我这不是担心嘛,阁主那么年轻,涉世未深,怎么懂人心险恶?就算要闭关,怎么能随随便便把天一阁托付给一个外人?

    外人?白桦拿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对于阁主来说,也许我们才算外人。要知道刚才他们的阁主可是连口茶都没喝,说完就赶紧闪了,生怕他们反悔一般,明显是对他们有一定的戒备。

    白桦这一句话说完,沐棉就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恹恹地回到座位,嘟囔道:怎么会呢?阁主是老阁主选中的人,是得了老阁主传承的,整个天一阁都对阁主忠心耿耿啊。

    《仙路插班生》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nvicta.com/book/305691.html
上一章        仙路插班生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